world-celebrity.tv

世界名人电视

In countries and regions where those YouTube channels are blocked, you can click the image above to watch the live stream.

联合国网络电视直播
播放器加载中....
名媒快讯: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 周五宣布葡萄牙中部一家新博物馆正式开馆,纪念一位在二战期间以“无比勇气”帮助数千名难民逃离纳粹政权的伟人的非凡一生
播放器加载中....
名人媒体基金会和平电视 PeaceTV 为世界和平和联合国国际事务服务

名人媒体采访在山达基教会和哈莱姆社区中心举办的联合国 2024 年人权峰会

名人媒体编者按:我们发布这段珍贵的视频资料(史料)是因为昨天著名的经济学家杰弗里-萨克斯教授给我们发来的一封邮件,是他写的文章,我们特别予以转载。在转载这边文章的同时,我们将我们视频档案资进行整理、编辑,向国际社会分享,因为我们与杰弗里-萨克斯教授保持着经常的联系,而这一段涉及前任秘书长潘基文即将离任时的讲话,可能联合国档案都不会有。

前任秘书长潘基文在对话中充满了信任与期待说:“当我准备从这份工作退休并将这份世界上最不可能的工作之一交给我的继任者安东尼奥时,我相信你们会给予他强有力的支持,并将比与我合作时更加密切地与我的继任者以及联合国合作,非常感谢你们。”

播放器加载中....

我们的AI网络科技部还特别让对话用机器人翻译成中文说出来,希望国际社会共同努力遵循《联合国宪章》维护世界和平贡献力量。

以下是对话文字翻译:

杰弗里-萨克斯教授: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有一个了不起的朋友,他是我们时代的伟大领袖之一,与秘书长一起合作,他是其中的合作伙伴,那就是教皇方济各。在过去几年中,教皇方济各和秘书长非常紧密地合作,使我们能够达到这种全球性的理解。您还记得去年教皇方济各发布了一份非凡的文件,他的通谕,非常了不起,您可以在地球科学、神学、哲学或全球经济的研究生课程中指派它,您将获得所有这些维度上最清晰的思考。

我有幸观察到这些事件的发展,看到教皇方济各和秘书长在过去一年中的合作。他们在梵蒂冈会面,然后在2015年9月25日早上,教皇方济各来到并发表演讲,这一天的开场引导了所有世界领导人起立,并一致通过可持续发展目标,这并非巧合。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的“行动伦理”计划应运而生,因为在联合国与梵蒂冈以及梵蒂冈从全球各地和所有不同宗教领域带来的宗教领袖和科学领袖的合作中,我们找到了与教会领导层的深刻而美好的关系,特别是与一个独特的组织——教皇科学院有着密切的合作,其主席为马塞洛·桑切斯苏罗主教。这是一个特殊的组织,成立于1603年,其中一位创始人是伽利略·伽利雷。

教会的一大灵感是结合信仰和理性来解决我们的全球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和教皇方济各的启发,我们与主要宗教的领导人举行了几次会议,我们的朋友、宗教和平组织的执行秘书长威廉·文利,汇集了世界宗教领袖进行和平活动,为我们深化将伦理观念,如人权宣言等纳入实践提供了机会,这是如此美好,以至于它就放在这座建筑的入口处,当你走进大楼时,这是完美的文件。因此,“行动伦理”应运而生,并在上个月在梵蒂冈举行了首次会议,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决定“行动伦理”属于全世界所有地方,但还有哪里能比得上我们的家乡和我们心爱的纽约市呢。因此,今晚也是纽约市“行动伦理”的首次会议。

我一会儿还会再谈谈这个话题,但我让秘书长站了很长时间来解释,我们颁发了首个“行动伦理”奖,授予秘书长潘基文,以表彰他在可持续发展、和平和人类尊严事业中的独特和多方面的贡献,这个奖项代表可持续和完整发展的“行动伦理”由马塞洛·桑切斯苏罗主教颁发,我很幸运我的名字也在文件上。

潘基文秘书长:过去十年,我一直在努力加强我们工作的伦理维度。在这个分裂的时代,这一点尤其重要,当极端团体甚至许多政治领导人似乎有意将人们推向我们和他们或你和我的阵营时。我一直在敦促世界领导人,您已经看到了欧洲正在发生的事情,那么请不要制造战争。让我们在人们之间建立桥梁,而不是筑起战争,这不是政治领导人应该做的事。230议程不仅是我们共同的宣言,也是合作的平台。《巴黎协定》亦是如此。我们可以一起改善人们的生活,加强所有社会中的伦理和其他纽带,这是一个深度相互依存的世界。女士们、先生们,再次感谢您的认可,我感到非常荣幸。当我准备从这份工作退休并将这份世界上最不可能的工作之一交给我的继任者安东尼奥时,我相信您会给予他强有力的支持,并将比与我合作时更加密切地与我的继任者以及联合国合作,非常感谢您。尽管我可能很快就会加入您的团体,如民间社会,和平与安全、人权和所有可持续发展已经深植于我的体内,它们是我的DNA的一部分,所以我将与您一起努力,使这个世界变得更好、更健康、更繁荣、更和平,为世界上每一个人,我非常感谢你们!

谢谢。我一直在问安全理事会为什么我不对否决权提出挑战;这是宪章规定,所以除非您修改联合国宪章,否则我无法更改。但无论可能发生什么,当安全理事会发表声明时,总是会发生非常严重的悲剧。有总统声明,公关声明;所有15个成员国必须无一例外地同意,所以任何一个国家都可以阻止这一决定,然后安全理事会就会陷入瘫痪。当许多人在叙利亚和其他地方被杀害时,有时他们甚至不能谴责。作为秘书长的我,我总是准备谴责。我决定时没有这样的约束;我可以发表声明;我可以公开发言。但当大会或安全理事会需要做出共识性决策时,这需要时间。例如,当朝鲜引爆核武器时,有时他们什么也说不出来。有时需要一个月或两个月才能说出来。然后一个人就不能有问题。我们——这就是我作为秘书长一直在敦促的——你们必须,我们必须改变这一决策过程。当然,您知道我不应该对我一直在努力改变的组织过于苛刻。我已经做了很多改变,但决策过程仍应该改变。这是一件事,作为即将离任的秘书长,我变得更加直言不讳。这就是我现在可以告诉您的一件事。非常感谢你们。